娱乐爆料网
明星动态

退市后回归,A股首迎“不死鸟”!狱中徐翔浮盈5倍躺赚7600万?

时间:2019-06-24

《财经》新媒体 徐徜徉/文 蒋诗舟/编辑

 

近日,A股迎来首家“死而复生”的上市公司。

 

11月2日,长航油运披露公告称,公司收到上交所《关于中国长江航运集团南京油运股份有限公司人民币普通股股票重新上市交易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上交所同意公司股票重新上市交易。

受消息面长油回归影响,今日(11月5日)ST板块全线上涨,ST升达、*ST工新、*ST成城、*ST德奥、*ST圣莱等12股涨停。

 

曾经的“央企退市第一股”

 

长航油运成立于1993年,主营沿海和国际航线石油运输业务,于1997年6月在上交所上市。2014年6月5日,公司因连续四年亏损,其股票从上交所退市,此后于2014年8月6日在股转系统挂牌转让(证券简称长油5,证券代码400061)。

 

在退市前的最后一个交易日2014年6月4日,长航油运股票仅报收0.83元/股,市值为41.69亿元;而退到股转系统“老三板”交易后,公司股价涨至2017年2月27日停牌前的4.31元/股,市值达216.49亿元。

 

大部分股东一直坚守。2014年半年报显示,长航油运合计12.13万户股东;获批上市前夕,2018年三季度报显示,公司股东合计11.93万户。除2014年亏损4.17亿元外,2015年-2017年,长航油运扣非后净利润分别为6.11亿元、5.29亿元和3.80亿元。

上交所在答记者问中也证实,公司退市后,于当年实施了破产重整,剥离了最大亏损源VLCC船舶(超大型油轮),减少了巨额债务负担。此后,公司在未改变主业和实际控制人的情况下,通过自身努力,逐步改善和恢复了持续盈利能力和持续经营能力。

 

伴随破产重组的是,长航油运在股权结构上层的整合。

 

2015年12月28日,国务院国资委出具批复,以无偿划转方式将公司原实控人中国外运长航集团有限公司整体划入招商局集团有限公司,成为其子企业。重组完成后,招商局集团将成为本公司实际控制人,但国务院国资委作为公司最终控制人没有变化。

 

“死而复生”路径难复制

 

如今,强制退市在A股已不稀奇。今年以来,*ST吉恩、*ST昆机、*ST烯碳相继因连续亏损而被强制退市,而中弘股份近期也因“连续20日股票低于1元”而面临退市。据万得数据库统计,目前“老三板”上共有54家企业因“连续亏损”而从A股退市。除长油5外,创智5也于今年向深交所提交了重新上市申请,而天创5、南洋5也曾表示积极推进重新上市工作。

 

然而,不如长航油运般“幸运”,创智科技在重新回归A股的路上走得并不顺畅,距离深交所同意恢复审核其重新上市申请仅时隔一个月后,公司以“补充反馈意见所涉及的相关问题答复及核查工作量较大,无法按时提交补充反馈意见回复等相关文件”为由向深交所提交了股票重新上市申请的中止审核申请,重新上市被按下“暂停键”。

 

在加速退市和监管趋严的背景下,要想成功回归A股并不容易。

 

根据2014年修订后的《重新上市制度》,重新上市主要有如下三个硬性基本指标:

 

·最近三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均为正值且累计超过3000万元(净利润以扣非前后孰低者为计算依据);

·公司最近三个会计年度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累计超过5000万元或者最近三个会计年度营业收入累计超过3亿元;

·公司最近三年主营业务和董事、高级管理人员未发生重大变化,最近三年实际控制人未发生变更等。

 

长航油运的“复活”路径是否可复制?证券分析师周科竞在《北京商报》上撰文称,三个因素造就了长航油运“凤凰涅槃”的独特性:

 

·长航油运退市与行业不景气有很大的关系,在退市前的三个会计年度赶上了航运业的寒冬。而其他退市公司基本上都是自身原因导致的退市,因而即便是遇到了行业景气度提升,也不一定业绩就能够大幅好转。

 

·虽然从报表上看,是长航油运连续亏损触发了终止上市的条件,但是公司一直在持续经营,并未丧失持续经营能力,所以一旦航运业景气度有所好转,公司就能恢复盈利。但是大多数退市公司要么是因为造假欺诈上市,要么是因为公司主业沦陷而债台高筑,从而丧失持续经营能力。这样的公司不可能复制长航油运的模式。

 

·长航油运的实际控制人一直没有发生改变,截至目前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仍然为国务院国资委。国资背景可以让长航油运在融资、吸纳银行贷款、业务恢复、债务重组等诸多方面占得先机,这些优势令其他退市公司难以企及。

 

上交所也表示,作为重新上市制度实施以来的首单实践,长航油运主业比较突出,在油运行业具有领先地位,退市后没有借壳,主要靠自身努力增强了持续经营能力,这些情况为今后退市公司申请重新上市提供了比较好的示范。

 

狱中徐翔浮盈5倍躺赚7600万?

 

对于长航油运的“死而复生”,舆论的闪光灯不可避免地照到了前私募一哥徐翔的身上。

2014年“长油5”半年报显示,徐翔家族四人位列该公司前十大流通股东,包括徐翔、郑素贞(徐翔母亲)、徐柏良(徐翔父亲)和应莹(徐翔妻子),四人各自持股550万股。

 

 

根据推断,徐翔等四人在4月1日之后才进入长航油运前十大股东,也就是其退市前最后的30个整理期交易日。

东方财富Choice数据库显示,该30个交易日(2014年4月21日-2014年6月4日)的成交均价为0.82元/股。以此计算,徐翔等四人入股成本约为1804万元,而长航油运在老三板停牌前股价达4.31元/股,市值216.49亿元,如果徐翔等人没有在老三板卖出所持股票,那么其浮盈最高可达7678万元,账面盈利最高可翻5倍。

 

然而,这2200万股“长油5”是否在徐翔出事前被私下转让,仍不得而知。今年10月初,徐翔妻子应莹曾对媒体透露,“徐翔父母和我们家庭名下所有的银行账户和资产,包括股权和房产等都被查封和冻结”。

 

值得一提的是,据媒体报道,除徐翔外,A股牛散陈庆桃在“长油5”退市时,总计持有800万股。另一位牛散蒋炳方也在“长油5”退市前,曾突击加仓超200万股,总计持有715万股,与徐翔家族、陈庆桃曾共同位列前十大流通股东。

 

可以想见,若上述几大牛散仍持有“长油5”股份,他们的丰厚收益毋庸赘言。

 

不过,“长油5”的最大赢家可能不是徐翔等“牛散”,而是破产重整时成为股东的多家银行等金融机构。

 

由于长油实行破产重整,导致其股东出现重大变动,银行等金融机构占据了长油前十大股东中的9席。截至2018年三季度末:

 

·建设银行江苏省分行为长油第二大股东,持有3.88亿股,持股比例7.72%;

·中国银行江苏省分行和工商银行南京下关支行分列第三大股东和第四大股东,持有2.5亿股和2.38亿股;

·第五到第十大股东分别为中信银行南京分行、中国长城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平安银行、民生金融租赁股份有限公司、光大银行南京分行以及交通银行。

 

至此,“长油5”前十大股东中,中外运为第一大股东,持股占比27.02%,其余大股东包括七家银行、长城资产和民生金融租赁。

 

无论赢家是谁,长油的“回马枪”造就市场第一个“不死神话”,其传奇程度足以载入A股史册。


其他用户正在看


生育之累:到底是什么限制了中国人的生育力?前有30亿债券已经违约,后有百亿存续债务围追堵截,浙江女首富迎来“至暗时刻”

痛心!重庆公交坠江,竟是乘客与司机互殴所致,15个生命没了

投入1000万,暴赚1个亿!现金贷不死幕后:"借钱是会上瘾的"
拖欠4000万,李亚鹏上了“被执行人”名单!曾感叹“做生意比拍戏难很多”

监制  |  李勇    责编  |  曾会生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 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转载请注明模板网#